目前他的公司尚未到盈利阶段。

这就是永安期货研究所量化投资团队的办公室。和国内不少量化投资团队一样,他们在公司具有相对独立的空间。

张冰不认为宽客短期可形成一股力量。毕竟,美国发展了四十年,而中国只做了四五年而已。没有足够的投入,不可能那么快有收入。没有收入,坚持来做的人就不会太多。

2008年中金公司从华尔街花重金请回来的知名宽客李祥林,如今他已去做私募了。

宽客的春天真的来到了?

团队平均年龄27岁,成立至今一直比较稳定。张冰也没有扩容的打算。因为要找到对数字的敏感,善于发现数字之间的规律和联系,还能把这些规律变成数量模型指导证券交易的人,很难。他这个团队也还处于自我培养的过程中。

这是个系统工程,在这个体系中,先观察事件之间的联系—通过观察或实验去取得数据;再假设一个结论—构建理论去解释数据;然后去预测分析—构建量化模型并回测;最后检验并证实这个结论—实盘交易。

学会如今在全国拥有十几个分会,近八千人,大部分都是有着一定数理知识基础的年轻人,这些人都打定主意要成为中国的宽客。

按照这个标准,目前,真正的中国宽客都在过冬,都还在烧钱阶段,活下去都很难。即使是初春,最早也至少要三年之后—这还要看有没有一两位真正经受住市场检验、收益率排名靠前的标杆性宽客脱颖而?出。

“中国宽客以年轻人居多。”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丁鹏说。

短短几年,随着中国衍生品市场的日渐开放,自称宽客的人越来越多。券商、基金、期货、私募??一句市场玩笑话,谁家要是没有一个两个宽客,都觉得不太好意思。

四五年前,如果问国内金融圈的人,什么是宽客?多数人都会表示茫然。

2008年祝清从华尔街回国,创办专注于金融数量分析和程序化交易的数据处理公司。这几年,他带领30人的团队,主要做了四件事:建立专供量化投资的量化数据库、量化决策终端、高速量化交易平台、量化策略研发服务。他希望借助强大的分析工具平台,以及日益完善的数据库系统来改变行业的经营模?式。

而美国这个数据是70%至80%。这还是在电脑逐渐普及,量化投资发展了30来年之后的结果。虽然对中国证券市场程序化交易的发展非常看好,祝清依然觉得,中国还处在量化投资非常早期的起步阶段。

这让很多纯理工背景人的人很向往。在现在的社会格局下,要想出头并不容易,但当宽客可以掌握自己掌握命运,完全凭自己取得成功。

另外,国内打算做宽客的人也暴增—从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的壮大就可看出端倪。

事实上,要想进入这个团队,必须有熟练的计算机编程能力。2012年7月加盟张冰团队的李洋是北师大应用数学硕士,他经过一天近十个小时的笔试和面试才最终被团队接纳。笔试中80%的题目都是用计算机编程。

祝清更严苛。他并不认为会建模型的人就可称为宽客。他认为目前中国真正的宽客,尚不足100人。祝清按照华尔街的标准来定义中国宽客:作为宽客,最起码要满足三个条件—有高净值客户;有量化投资研究平台;有交易通道。

丁鹏是有理由乐观的:国家政策层面支持金融衍生品市场放开;2012年,玻璃、原油、国债期货、CTA以及沪深300指数期权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品加速推进;随着投资品种增多,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意识到量化投资的重要性和紧迫性。

一年前,丁鹏建了一个QQ群,隔三差五与对量化研究感兴趣的人进行讨论,没想到经过口口相传,QQ群迅速发展壮大,线上讨论也发展到线下交流。他便牵头成立了中国量化投资学会。

年轻的中国宽客们

而通常能够进行交易的宽客团队一天的工作流程大致如此:有人在交易头一天晚上就负责收集并更新、处理好交易所公告的数据;第二天开盘之前,通过选定的模型,经相关软件自动给出交易策略。开盘后,按照模型给定的策略进行交易。早上10点左右,交易员、基金经理盯盘最忙碌的时候,量化投资团队一天的最主要工作—投资决策、交易下指令的工作已经完成。

丁鹏是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博士,方正富邦基金的资深量化策略师。2012年初,他推出一本《量化投资:策略和技术》,成为国内最早一本专门介绍量化投资的专业书籍,被一些人认为是宽客圣经。

(本文由《环球企业家》 杂志授权转载,对其内容不负责任。)

这些是他当时所在公司花了十几年,经过大量的投入才建构的一个系统工程。而建构整个系统的基础就是数据,华尔街其他有着进行量化投资的宽客团队的公司,无不在数据上有很大的支出。

从事量化投资的人被称为宽客,则是最近两三年的事情。一方面是一些介绍华尔街宽客的书籍被翻译引进,另一方面,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,一些华尔街的宽客开始转战中国。

2005年左右,量化投资在国内出现。

这群人多数都不是学金融而是学数学或者物理出身,当他们进入华尔街后,被认为是华尔街名副其实的淘金者,1980年到2007年,是他们势不可挡的黄金年?代。

不过,他们并不像丁鹏那么轻松。团队每人按特长各有分工:有的主要处理数据,有的做策略设计,有的做策略建模。因期货公司目前不能直接做交易,张冰团队每天主要做的就是衍生品量化投资分析工作,把研究的结果开发成产品供客户购买。

这个团队除了一位数学硕士,一位计算机硕士,还有三位是物理博士。数学和计算机能力都超强。还在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张冰就听导师马伯强提到他有不少同学、学生,赴美留学继续深造物理之后,没有继续学术研究,而是转战华尔街做投资,做得相当成功。

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,没有任何隔断,每张办公桌上都放着两到三台电脑,五张办公桌呈扇形分布在落地窗前,每个人扭头就可以和其他人说话。

祝清曾在美国的全球证券投资基金工作多年,有三年,他是一个40人宽客团队的负责人,要从全球9000多只股票池里找出投资品种。这让他有机会对量化投资从数据、代码到模型、系统进行深入地接触和运用,甚至对系统的漏洞也了如指掌。

春天尚未到来

1月19日,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的50多名资深会员在北京郊区举办了一次聚会,聚会的主题是“拥抱量化投资的春天”。丁鹏表示:冬天已经过去,宽客的春天已经到来。

张冰看过这本书之后,更加确信,自己可以选择像德曼一样去当宽客。不过,当他决定做宽客时,发现中国突然间就涌现出很多量化投资专家。而事实上这些人多数是营销专家,根本就不懂量化投资,最后都亏得一塌糊涂。

中国宽客

这让本来就对金融有兴趣的张冰,开始想自己今后的路。他还专门去一个私募基金实习了半年。“在物理学中,你是和上帝玩游戏,在金融领域,你是和上帝的造物玩游戏。”

宽客,quant的音译。在华尔街,这个词是指那些利用复杂的数学公式和超级计算机—既不是直觉也不是公司基本面等其他传统方法—在稍纵即逝的金融市场中赚钱的人。

取得数据,还需要有人来处理数据,建构模型。金融机构的投入不会很快有结果,另一方面,宽客很有可能做出成果之后就走人,中国在这方面尚无知识产权保护。而在美国,只要有人敢在服务器上拷一行代码,就有FBI介入了。

这句话并不是张冰原创,而是来自他的前辈,同样也是理论物理博士出身的伊曼纽尔·德曼(Emaneul
Derman)。

30岁的张冰,200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理论物理博士,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。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他,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依然是浓浓的书生气。不仅是他,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像是在大学机房里安静地做研究、编程序。

据祝清了解,因为国内多数金融机构的高层并不懂量化,在这方面投入太少,即使一些数一数二的大型券商,历史的数据都不存。没有历史数据无法验证模型,量化投资就是句空话。

“量化投资是聪明人的游戏。”张冰说,量化投资实际上是一种在证券市场上找规律、找错误的游戏。谁先找到新规律、新错误,谁先获得超额收益的可能性就越高。

张冰目前也不敢奢望那样的赚钱状态。

物理学一直关注的是动态,寻求规律,目的是为了预测并掌握未来。把物理学理论知识运用到金融实践中,寻找证券定价变动的规律,其实并没有越过物理学的研究范畴。

赚钱之道

文 《环球企业家》见习记者 林邑

在丁鹏看来,在中国当宽客,生活很简单,只需要潜下心来,发挥个人聪明才智,做研究,建模型。真正找到好的可以赚钱的模型之后,都是别人求你。

丁鹏认为,进入量化投资门槛之后,找到好的方法,会比较轻松,理论上讲,“一台笔记本一个U盘就可以赚钱了”。

因为无可借鉴,张冰团队只能从零做起。从收集数据到建构模型到交易的风险控制,都是他们自己一个代码一个代码写的。

丁鹏一天典型的工作状态是:查看模型前一天的运转结果,考虑是否要对策略进行修正。如果没有需要修正的,则着手准备为下一个模型的开发。其他的都是电脑的事情,不用他管。他根本就不看基本面。张冰团队的办公室放眼望去,也没有交易时间最常见的五颜六色的股票K线图和大盘走势图,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多数是白底黑字的编程界面。

不到30岁的一群年轻人,想凭自己努力掌握命运,他们的春天到了?吗?

2009年,他决心成为真正的宽客,于是拉着同班同学陈星和师妹钱文,成立了这个以北大理论物理博士为班底的宽客团队。这是国内期货公司中第一批成立的宽客团队。目前国内三分之一的期货公司有量化投资团队。

真实交易还是需要一个团队的支持,不过核心的交易模型和思想,确实一张U盘就可以存储完成。有朋友曾拿U盘拷下他设计的量化投资模型到香港股市去实践,半年间盈利最高点达到了120%,不过,这个高风险的策略只适合于小资金操作,并不适合于大规模的资产管理。丁鹏解释:”资本市场没有神话,需要不断地修订自己的模型和策略
“。

德曼的自传《宽客人生:华尔街的数量金融大师》在2007年被引介到中国。德曼自1985年进入华尔街之后,就致力于把物理学理论和数学技巧及计算机编程技术结合起来,建构数量模型,寻找金融证券的定价,指导证券交易。

根据国际知名咨询机构CELENT2011年的研究报告,中国目前通过电脑程序化交易的市场份额约为0.6%,2013年将快速增长到2.5%以上,主要应用于股指期货和ETF指数化产品的交易。

所有这些都需要资本和人力的大量投入。从华尔街回来的宽客—北京名策数据处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祝清大致估计了一下,一个真正从事量化投资的宽客团队运作起来,前期至少要投入5000万。

祝清介绍,西方宽客主要分三类:从事高频交易的、采用对冲策略的、预测趋势的。而他们所有的交易、投融资决策都是通过数量模型进行,由电脑决策并完成下单。

事实上,量化投资在国内最早也就是2005年才萌芽。业内公认,2005年开始的ETF套利拉开了量化投资在中国的序幕,而股指期货等衍生品2010年才逐步放?开。

不过,同是中国量化投资学会成员的张冰和祝清都持谨慎态度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